【蘇菲的話】:會想要創作這樣的故事,是因為有在電台主持節目的經驗

                     期待有一天,可以找到一個可以聽到我內心的人 跟我擁有相同的頻率

 

1

「五月九號,晚上的十點零三分,歡迎收聽寂寞星空,我是寂寞DJ Natalie…

一如往常的,向傑在夜晚十點準時地開起了電腦,從喇叭中傳出了那熟悉的聲音,縮小了

線上收聽的視窗,向傑開啟了客戶寄來的構想設計郵件,已經被打開的郵件嘗試占據向傑

的視線,向傑卻無心一字一句的仔細閱讀,因為他正沉醉於那每晚都想念的聲音。

 

「今天Natalie的心情不是很好,因為凌晨的時候,Spring離開了...」Spring是她養了

兩年又五個月十七的貓,向傑聽著Natalie淡淡地說著對於Spring的不捨,向傑的心

似乎也跟著糾結起來,此時,喇叭中來的是梁文音的我們都別哭

 

不帶一絲哀傷緬懷,比淡忘更需要勇敢我們都別哭,你要到更好的地方,居住

 

沒有什麼是永遠的,活著的,只能勇敢。

 

向傑開啟了電台網站的留言板,鍵盤聲緩慢卻輕柔的響起

「點歌人:寂寞先生,點給五年前的曾經,那是我回不去的地方,謝謝你曾陪我走過那

段路,從今以後我會勇敢,Natalie也要勇敢。點的歌曲是,嚴爵,好的事情」時間已經

是晚上的十一點五十六分。

 

「今天的最後一首歌曲,是周杰倫和梁心頤Lara的珊瑚海,雖然今天Natalie好像把一些

難過的情緒帶給大家,但相信明天睡過一覺就會沒事的對吧?我是DJ Natalie,我們明天

見了,晚安。」

 

「晚安。」向傑對著電腦螢幕輕聲說著,那封被擱置的郵件,終於抓住了向傑的目光,

房間內,亮著的是昏黃的檯燈,落地窗外,醒著的只剩下星光閃爍的天空。

 

「嗶嗶嗶

 

刺耳惱人的鬧鐘彷彿中了邪似的發出怒吼,在早上的十點整。


凱薇伸手熟練地按掉了鬧鈴,睡眼惺忪地看著床邊落地窗沒被布幔遮蓋到而透出的微微

光線。郁凱薇,是寂DJ Natalie在白天時的真實樣貌,昨晚下了節目回到家已經是凌晨

三點,梳洗完畢安穩的躺在床上早已因為腦袋不清楚而忘了時間。

 

掀開了棉被,雙腳踏在軟毛地毯上的感覺很不實際,但這至少回到家的感覺。

 

房間在凱薇用雙手撥開窗簾的一瞬間,被活躍的金黃色陽光闖入,灑滿了一地的耀眼,

又是新的一天。坐到桌前,為那台用了三年的筆電開機,隨後起身到冰箱像個小孩似的

找東西吃,拿了一瓶玻璃瓶裝牛奶就回到了電腦桌前, 點開了電台官方網站的點歌專區

,凱薇眼神試圖找尋那個熟悉的點歌人。

 

「寂寞先生。」

 

三年五個月又七十九天,那是Natalie和寂寞先生擁有同一頻率的時光,從來沒有見過彼

此,但他們兩個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的路,你就是我的旅途,都是因為你,我一直漫步」嚴爵用最真

誠的嗓音唱著這首歌,好的事情。

「五月十號,我是寂寞DJ Natalie,晚上的十點零三分,來自寂寞先生要點給五年前的曾

經,嚴爵好的事情,Natalie對你說,謝謝你的鼓勵,知道有你在,我會很勇敢的。」

 

向傑的嘴角漾起了微微笑意,因為她收到了他想要給他的訊息。

 

「明天就是五月十一號,聽說明天有人預言是世界末日,不知道聽眾朋友相不相信呢?

管你相不相信,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麼呢?Natalie想跟大家說,有什

麼值得你去追求的事,不要遲疑就快去做吧,即時生效,來自蔡依林的歌曲送給你們。」

 

是阿,如果我們停滯不前,對於自己想要追求的一切畏畏縮縮,到頭來卻把罪怪在世界末

日頭上,豈不是有點本末倒置。但,勇敢的對一個人說出心中的話,是一件簡單的事嗎?

 向傑輕輕啜飲了一口放涼的伯爵茶。


「咚咚咚」

MSN的敲聲。隨即在螢幕上顯示的是「在嘛?

突如其來的打擾,讓正專注於廣播的向傑被迫回神,看了看傳訊人,是公司最近新請來的

室內設計師,公司把她配置在向傑負責的建案中。

 

「我在。怎麼了嗎?」向傑隨手回覆了幾個字。

對方似乎守在電腦桌前,死盯著螢幕似的,馬上就回應了向傑這短短的訊息。

「我想說我們是不是應該來討論一下這次的這個建案,我要了解一下整個結構才能比較好

設計內部裝潢的規劃,那你明天有空嗎?

「可是這個建案昨天才初步跟客戶談,所以我還沒有想好設計圖耶。」

「歐~沒關係阿,那我們還是可以一起吃個飯討論一下,多一個人會更有靈感阿J」甚至用

了笑臉。

 

對於別人的暗示依像沒有什麼感覺的向傑,想一想,雖然建案這種東西明明就是一個人靜

下來想比較有靈感,但基於同事提出邀約的「好意」,他也就視為一般同事們的聚會答應了。

 

「那好吧。」

 

接下來緊促又流暢的回答,更是展現了對方積極的態度。

「那明天中午12:30我們就在公司旁邊的那家法國餐廳見面喔,我明天早上路過就會先進去

跟他說要幫我們留位子J」又是另一個想要表現親和力的笑臉符號。

 

會選在法國餐廳,相信是因為了燈光美氣氛佳,嘗試能夠在這樣的一個昏黃的餐廳場合,

製造一種只有偶像劇裡才有的浪漫,但這對粗線條的向傑來說,其實就跟在路邊攤吃一

碗乾麵沒什麼差別。

 

「那我們就明天見囉~」對方留下的最後一句提醒。向傑不再多停留在談話的視窗中,再度

熟稔地點開了Natalie的點歌專區,這已經是每天無須提醒的自然習慣。

「我不害怕世界末日,我害怕的是我沒有勇氣說出我內心真正的話,但我也正因為這樣,失

去了我最愛的那個人,或許世界末日到來,我會更快樂。今天寂寞先生要點歌給自己,倪安東

,末日快樂。」

 

凱薇拿下了耳機,五月十號的寂寞星空隨著錄音室的燈光暗去,走出了電台的大門口,一樓的

管理員一如往常的用有點性感的嗓音跟她道別,時間是五月十一號的凌晨十二點三十七分。

 

此時的街道上,亮著的除了幾家店家的招牌燈火,還有24小時不停歇的便利商店們,似乎在告訴

著這個世界,一切都還是正常運行中,即使世界末日的預言就近在眼前,不知有多少人正為了這

個沒有根據的傳言難以入睡。

 

凱薇停在還剩二十三秒的紅燈下,心裡並不是在擔心如果世界末日到來會怎麼樣,而是在腦中閃過

那個曾經在深夜裡載著她回家的模糊側臉,一張她努力想要記起,卻越來越模糊的側臉。然而就像

短暫即逝的號誌燈一樣,當綠燈亮起,人生還是要繼續,這就是活著的人所需要接受的事情。

 

「世界末日沒有到來,有許多民眾甚至在十點四十分之前就聚集在一塊倒數」世界末日的新聞報

導在每一台新聞台的記者口述中,就這麼無厘頭且沒有續航力的被當作鬧劇一場。凱薇拿起玻璃瓶

牛奶,習慣性地開啟了點歌區。

「寂寞先生跟Natalie一樣,對我們來說恐怖的不是世界末日,而是不敢面對自己。倪安東的末日快

樂,是今天的最後一首點播。」

 

說也奇怪,明明是兩個沒有見過面的人,但對於彼此的故事卻很熟悉。


創作者介紹

蘇菲遊樂食記 Sophie's Life

sophi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